光影故事

Light Story

从心出发的摄影旅行
2020-12-15 10:06:49

 

大家好,我是本次分享的摄影师老猫。

关于摄影,很高兴我能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对我而言,

摄影像是用来观察周遭,探索内心的语言。

 

摄影|老猫

文字|老猫

排版|林迟

 

/ 胶片扫街 /

 

我真正意义上开始扫街是在19年1月。在此之前,我大量地了解数码相机的信息,结果后边被朋友带进了胶片坑。

第一次拿起相机外出扫街时,我内心特别忐忑,不知道被拍摄的人会有什么举动。直到我鼓足勇气,试着给第一个陌生人拍照开始,我体验到了给人拍照的乐趣。

 

 

后边陆陆续续被我拍摄的人打动到,让我更加喜欢上扫街。

 

 

这张照片是我去北书院街的时候拍的。以前有去过那里,我很喜欢那条街道,于是拿着相机就想去拍一些照片。去的时候遇见婆婆陪着孙儿在阳光下玩耍,我上前询问,得到她的同意后拍下了这张照片。

上街的时候,我很喜欢拿着相机,这样会让我尽可能地拍到打动我的画面。这个习惯对我之后的拍摄也很有帮助。

 

 

有时候,一个陌生人的微笑真的会带给我很大的温暖。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被他发现了。当时我可紧张死了,哈哈哈。随后他对我笑了。我的紧张感烟消云散,高兴地对他说:“谢谢!”

下边给大家分享一些我在那段时间扫街的照片。

 

 

之后就到了19年的春节,我回到老家,当时就想去城里拍摄一些家乡的场景。当然,我更多还是想拍摄人们日常生活的情景。

 

 

像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场景是最能打动我的。路过这个街边理发店时,我看到镜子里的婆婆在叮嘱她孙儿,眼前又是理发的情景,就觉得特别有趣,立马就按下快门。

 

 

看到这个场景的一瞬间,我就在想,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情景吗?带着这个想法,我立马跑回家拿出相机。一切准备好后,等待时机,按下快门。

 

/ 尝试人像写真  /

 

一年的时间里,我不断在思考——手里的相机适合自己吗?一段时间我甚至质疑自己是否真的热爱扫街,所以我开始停止扫街。断断续续的,我拍摄了一些人像写真。

 

 

当时更多是受到网上港风写真的影响,拍摄的大多都是复古风格的照片。自己的想法大多停留在拍什么风格上边。后边我又和朋友一起尝试把人像写真带到街头,于是我们一起拍摄了这些照片。

 

 

/ 转折  /

 

19年年末,我辞去了影楼助理的工作,在那段空闲的时间里,慢慢的我开始想念家乡,提到家乡我就会想到一座山——松帽山。初中毕业前夕,全班同学在那里的野炊活动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所以我决定拍摄一组以家乡为主题的照片。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不断思考怎样才能表达出我对家乡的理解。因为疫情的原因,让我在家待了几个月。那么长的时间里,我拍摄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我开始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后边还会将它完善。

 

/ 拿起相机重新出发  /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购买了最近很火的ccd相机。因为网上说ccd可以拍出胶片感,恰逢那时国内胶片开始涨价。我从今年5月来成都时,开始大量地扫街。自从拿起这台相机扫街开始,我就着魔了一样,每天都会带着它,观察和思考着打动我的画面,并让它们定格在我的照片里。

 

 

不停地拍摄中,我渐渐找到自己扫街的方向。以观察者的视角拍摄日常中一些被人忽视的有趣画面。我注意到拍摄同个场景不同的画面,连起来观看会有一种看故事书的感觉。这样的拍摄方式,让我觉得画面变得比以前生动了。

 

 

现在的我每天都会携带小相机,因为它很大程度上帮助到我扫街,可能是比较适合我拍摄的方式吧,哈哈哈。现在我的拍摄方式,更多是希望以路人的视角拍摄到日常生活中有趣或者说十分巧合的画面。每当我在街头遇到这样的画面时,感觉像是收到来自生活送给我的惊喜一样。

 

 

当然,日常生活里总会有特别打动我的情景。我也会记录下来。

 

 

有时候,我也会为了拍到一个好的画面等待很久。

 

 

/ 一点个人对摄影的看法  /

 

我认为摄影是具有欺骗性的,观者只是看到了摄影师想让其了解的部分,甚至希望以此引起人们对照片的误解,带给人新奇,强烈的视觉刺激。

 

 

这样的照片会有些超现实的感觉,后边我还会继续在这种风格上探索。

分享到最后,我再给大家推荐一些我很喜欢的摄影师。

森山大道

筱山纪信

山本昌男

植田正治

张克纯

周强

赫伯特·李斯特

尤金·阿杰特

贝尔纳·弗孔

好了,我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注:盗图必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