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故事

Light Story

00后”野生摄影师,他叫“赵小草”
2020-12-06 17:07:41

 

大家好,我是赵小草。
“00后”的巨蟹座,
最喜欢滑板和可乐。
我的职业是自由摄影师。

 

摄影人 | 赵鹏(赵小草)
文字 | 岩海心
排版 | 仔仔
图/“00后”摄影师赵小草
“害怕被定义,怕跟大家一样。”
之所以说小草是“野生摄影师”,因为他的经历实在太“野”了。15岁开始学摄影,两年就拥有3万粉丝。任性张扬做自己,想到什么拍什么,拍什么像什么。
只看作品,你绝对猜不到他是个“00后”。
Part.01
「 年龄不是问题 」
“00后”的赵小草,最怕被别人问起年龄。怕别人因为他年龄小就不信任他的技术,更怕别人因为他年龄小,就质疑他在摄影和审美上的判断力。他不想因为年龄小,就被别人过于看轻或看重。
因为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00后”的他,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拍摄经历。入行两年,已经拍过大大小小几十种主题和场景。其中,不乏优秀的创作经历。
他拍过颓丧的废弃工厂,拍过荒无人烟的郊区草地,拍过普普通通的街边公园,也拍过凌晨一点的过街天桥。从遂宁到成都,一路攒下上千张人像作品,收获上万粉丝。
在他的镜头下,每个主人公都有着自己张扬或内敛的一面。同样的题材,经过他的镜头,总能让人发现不一样的惊喜和视觉冲击。
有人说他是“天才摄影师”。但实际上,是他靠自己无数的执着和勤奋努力才换来的。
Part.02
「 焦虑与踏实,选择真实 」
对待摄影,小草是认真的。
但越认真,越焦虑,害怕自己无法拍出好的作品。只有尽快拿出好作品,才能踏实。这场自我决斗中,他最终选择了“真实”,尊重自己的内心。
他说:“自己不快乐的摄影师,很难拍出好照片。眼中是美好,拍出来的才是美好。”
所以他想做的事他会马上做,想拍的主题会马上拍。
想拍快乐,先让自己快乐;想拍悲伤,先让自己感知悲伤。
2016年,小草从摄影学校毕业,因为年龄小,错失了太多工作机会。对于拍摄,每多等一天都是煎熬。
小草说:“那个时候就一个想法,拍!只要能让我拍,怎么都行。我还跟同学开玩笑:‘只要你敢找我,我就敢给你拍’。那段时间约了不下几十个人,贴吧、微博、朋友圈、抖音,哪有人就去哪找。真的是疯狂约人。小城市本来约拍的人就少,还有很多拒绝的、反悔的。那种感觉真的太沮丧、太难受了,被无限次拒绝的绝望。”
就在那段最难熬的时间里,他创作出了自己第一组受同龄人喜欢的写真作品《箱女》
图/《箱女》
小草第一组创作型作品的诞生,充满戏剧性:“拍摄的时候准备了快一周,自己买道具、找模特、找场地。拍摄当天其实光线特别差,还下雨,模特本来还要爽约。还好我比较坚持,当时拍完还是挺开心的,很兴奋,很投入。”
他把作品发到抖音上,不到一周,阅读量破百万。粉丝们惊艳地说:“太感动了,就是我想要的风格!”还给这组作品取了个名字:《箱女》。
突然爆发的关注度让小草很惊喜,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并不意外。积压的情绪在作品中释放,真实的表达为他收获了第一波小粉丝。
Part.03
「 森山大道与“野狗” 」
十几岁的小草也会有着孩子气的一面,比如喝可乐、玩滑板,深信喝牛奶可以长个。但在摄影上,他也丝毫不含糊,有自己的判断和坚持。
有人说,小草的作品充满视觉侵略和张力。他并不在乎,依旧坚持自我,希望能像偶像森山大道一样,拍出让人一眼落泪的作品。
图/《野狗》 摄影师:森山大道
就像,《野狗》
画面中,一只面目全非的老野狗,浑身臃肿,龇牙咧嘴,恶狠狠地盯着镜头。就是这样一组看似随意的街拍作品,模糊、丑陋、简单粗暴,却被当时的日本民众奉为神作。
这幅摄影作品的作者,就是当时颇受争议的日本街拍摄影师森山大道。
小草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时,也被深深触动。这正是他们这代摄影师最想要的——个性张扬又充满情绪爆发力,不拘于形式但感染力爆棚。
他说:“当时日本二战战败,民众过着没有思想、无力反抗的生活。老百姓正是从森山大道的照片里看到了自己,才会悲痛不已,甚至痛哭。这就是情绪的感染力。”
真正影响小草的地方,正是森山大道对于情绪的捕捉和表达。用“最不经意”的方式,表达最痛的情感。森山大道用自己的个性表达,颠覆很多人对好作品的认知。
小草觉得,能找到人与人之间最极致的表达共情的方式,是一个摄影师最能打动人的地方。
Part.04
「 直觉摄影:所见即所得 」
“出于直觉”的摄影风格,曾让森山大道在当初备受争议。小草也曾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有过困扰。但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相信他们这一代人有属于自己的审美。
他不喜欢修图,不喜欢调色,尊重事物原本的样子。让人物自由表达,自己舒展肢体。情绪的表达原本是什么样,就保持它原来的方式,所见即所得。摄影师的任务,就是通过不同的角度、光线、构图、色彩、道具,去放大原本该有的情绪。
摄影风格可以小清新,可以复古浪漫,也可以暗黑恐怖;色彩搭配可以清新淡雅,也可浓烈碰撞,甚至纯粹的黑白灰。场景、动作、光线、道具,拍摄时间都可以不确定。唯一确定的是,他要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尽可能做到极致。
人的痛是极致的,美是极致的,恐惧和颓丧是极致的,纠结、浪漫、唯美、青春也都是极致的。
极致,也可以成为一种“暴力美学”
他眼中的世界,是真实的,是简单而直接的,也是自信而美好的。
就像他的性格:喜欢摄影,就死磕到底,付出再多也值得;热爱,就大声表达,哪怕有人不理解也没关系。
因为他相信,他们这一代人有属于自己的审美和判断力。
Part.05
「 把一切交给未来 」
作品推出不久就收获大波粉丝,小草很开心,但也很害怕。
他怕自己过早地被定义,失去尝试更多可能性的动力。他从不定义别人,也不希望被人定义,包括自己的作品。
他希望自己永远保持创作的生命力,每次拿起相机都能像第一次时一样心动。只为创作而拍照。让作品不流于大众,始终保持敏锐的视觉感受。
他明白,拍照简单,想拍好、拍出别人无法复刻的风格很难。收到越多的认可,越要保持创作思维,理智地与“好评”保持距离,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其实还远没有达到大家评价的那么高。只有不断激励自己,用好的作品说话,才不至于让自己停滞不前。
今年疫情影响,小草也被迫在家里跟家人一起闭门两个多月,不能拍照、发片的日子,让他从海量的关注中沉淀下来,重新找到自我。
以前的作品,有人喜欢,有人批评,就像当年森山大道备受争议的样子。
他不怕,也不在意。宁愿把作品的评论权交给未来,把一切交给时间。
(注:文中照片仅供欣赏,摄影师保留版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