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故事

Light Story

阿绿:我眼中的江城
2020-11-28 14:56:12
阿绿说:“我一直很庆幸,选择了武汉这座城市。”
摄影人 | 阿绿
文字 | 行走的石头
黄鹤楼古歌仍悠悠绕梁,九省通衢千帆过尽徒叹英雄,这应是我们熟悉的武汉,时运不济只是暂时,揭开疫情的面纱,我们来看看三镇本来的样子,听听这老城的悠悠往事。
一座城,故事万千,正如城中万千灯火,烧尽历史的年轮,留下的是人文的厚重与可爱。
人文,永远是故事的中心,武汉那些最平凡,也最真实的故事,一直都在发生。

长河落日,昏黄江边,一日照真情,一江润团圆。
辛劳一日,漫步江畔,你有你的故事,我也有我的,只不负时光。
形单影只,但此刻不思佳人,唯羡红云天边。
人,是这座城市的血脉,
血脉流动,故事才能流传,
应记着,人永远是最重要的。
黄鹤楼并非空留此地,它见证了武汉的兴衰荣辱,傲立千年,文韬武略不惧,古街市井坦然,雅俗共赏,宠辱不惊。
有灯火通明的古楼,也有古道街坊的寒暄,大雅与大俗碰撞,蹦出人文生活的火花,才如此真实感人。
看老人对于小吃的执着,小店必然经受了时间的考验,阁下不妨一试。
华服不晓阳春水,蓑衣可知春耕忙,不知名的偏僻巷道,青壮年进城打拼养家,留下老人与小孩,想起孩童时代父母务工在外,也曾下田摸鱼,灶前添柴,懂事又可爱,朴素,本该是本性。
待我们老了,你出牌罢,我饮茶。
只要为国为民,纵使无名,亦是自己的大侠,做好本职即可。
有人不一定就有江湖,行走,才有江湖,所以一直在行走。
三峡好人里面有句台词说:“这个世界已经不适合我们,因为我们太怀旧了。”
不知怎的,江风瑟瑟拂面而过时,突然想到这句话。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只要有你在,我就会努力”,去开创你们的未来,执手白头。
劝君珍惜眼前人,莫问前程在何方。
在钢铁森林依旧能找到温暖的慰藉。
千年之后,夕阳依旧,人间已沧海桑田。
万家灯火,只愿万家团圆。
游子在外,家乡风味难寻,故人可曾入梦?
大隐隐于市,再来半斤酒。
车马声声催人路,如今安坐千里行,天南地北已不是距离,如果你真的想,就去吧。
古人劝君更尽一杯酒,现在又何尝不是呢,相逢何必曾相识,只饮这碗酒。
最爱这盛世的夜,再晚也为归人照亮回家的路。
不要害怕,只管走下去,黑暗的尽头,哪怕仍是黑暗,只求无愧于心。
末了,在湖边慢慢骑行,思考,回忆,不忘过去,也未来可期。
慢行在这座古老的城,
给了自己很多独自思考的时间,
过往如流水,
除了把握当下,
力求无愧于心,
别无他话了。

 

- End -